笔趣阁 > 本书禁阅 > 第250章 法则160:分手?

第250章 法则160:分手?

笔趣阁 www.bqg.org,最快更新本书禁阅 !

    到了晚上绵绵带着刘逸清几人出去的时候,刚出了帐篷就发现营地中的人一脸跃跃欲试,在知道绵绵并不打算带他们一起去的时候,纷纷露出了失落的表情,绵绵也知道这群人是因为一路过来没什么练手的东西,憋坏了,到底他们在基地里窝了那么久,训练了这么久,却还不能估量自己的实力。

    另外就是,对他们每个人来说,在末日来临后,都深有感触的体会过绝望。一开始,在还有人维持着津市网络的时候他们也看到了人类全体的惨状,一个种族的没落和人类的挣扎画面深深植入每个人心里,虽然没人明说,但那种想要战斗下去的动力却鼓舞着每个人战斗下去。

    “等等,决商,这只手机是我们出去扫荡物资的时候在商场里找到的,待会拍一段视频下来。”殷焰扔过来一只手机,这类电器通讯产品在人类抢物资的时候几乎都是被遗弃的,哪怕是曾经最受欢迎的果粉系列也被人遗忘在角落。

    在生存的前提下,所有的一切都能被摒弃。

    接过手机,绵绵看了下,电量是满格的,忽然想起一路上殷焰手里一直拿着的银色板子,想来那应该就是太阳能收集器。

    如今整个人类气氛低迷,他们与变异动物的战斗视频放出去也许是一道强心剂。

    收下了手机,表示明白他的意思,绵绵笑着对其他人道:“待会你们就不无聊了。”

    留下意味深长的话,就带着人离开了,留下来的人和莫决商相处时间久了,自然清楚他从来不说没把握的话,都有些开始期待今晚了。果然没多久,南山基地的首领孟文已经以防万一带着人杀过来了,他基地的诸多异能者现在还被绵绵他们“扣留”着。

    但孟文带人过来的时候,就有些后悔了,他为了以防万一,已经带了五十个人来,其中还有将近二十位异能者,这个阵容应该能对付任何事情了。

    但他们所有人都被面前的场景给震撼到了。

    远远的就能看到两棵巨大的树干之间悬挂着两条长达几十米的蛇干,蛇的下半部分已经被做成了蛇羹烤了蛇肉,进了所有人的肚子里,现在只剩下头部以下的部分,但依旧长到拖地,下面还放着一个巨大的火堆,显然在烧烤这条已经吃不下的蛇。

    这是一般人能捕到的吗,孟文自己遇到过类似的变异蛇,只有这个一半长度,他都损失了一个队伍,那以后只要碰到变异蛇,能躲就躲,绝不硬碰硬是在末日的生存法则。

    不仅仅是一条,是两条!!

    这个所谓的小队伍,他带了五十个人恐怕也不够。

    孟文已经想打退堂鼓了,他并不是什么领导型人物,没有临危不惧的能力,在末日前他只是一个普通搬砖公认,如果不是有个过于强悍的异能,他早就腿打颤了。

    张雯和孙泰宁他们到底碰到了什么样的人,不行,绝对不能现在过去,至少要再去召集一些人。

    正打算带人先离开的时候,不远处的篝火堆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夏楚楚抱着自家还打着小泡泡的的女儿,轻轻道:“既然来了,怎么不过来?”

    张雯等人被拎出来看到孟文时,表情却没有很兴奋,甚至隐隐有些绝望。

    虽说孟文很强,是唯一的异能“反向”,但想到刚才那一具被吸成干尸的“基地第二”,然后把他们这些人轻而易举的拿下,这个可怕的团队甚至没用吹灰之力,而且在明知道南山基地马上就会有人过来的前提下,毫不畏惧,就在半个小时前那领队模样的年轻男人就带着人一起离开了。

    这很显然是根本没把他们基地放在眼里的意思。

    而在营地等待上门找茬的云贝贝等人,却是无比兴奋的云贝贝等人,决商果然没骗他们,尽可能减少损伤夺得南山基地,是绵绵给他们的任务。

    走到那篝火的地方,这里离路边并不远,还停着几辆车,甚至有桌子椅子,吃饭的用具,甚至还有人在看书,孟文他们走出来的时候,连头都没抬,又翻了一页书,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甚至还有两三岁的小孩在妈妈的怀里抱着,说不出的怪异古怪,就和张雯一开始看到云贝贝他们一样,这群人根本和末日前没什么差别,这才是最让人打心底不安的原因所在。

    孟文刚想松一口气,就看到了阴影里走出的几只庞然大物。

    足有好几米高,犹如一堵堵墙的猩猩!?

    一只、两只、三只……这到底有多少只。

    孟文猛地腿软到在地上。

    ——晋.江.独.家,唯.一.正.版——

    路上还算平顺,并没有遇到大规模的丧尸群,也许因为这里离动物园太近了,其他生物不是被杀就是有了意识离这里远远的。

    “原地修整,这个距离差不多了。”这里离动物园不远不近,这里树木稀疏,有不少已经成了枯干而倒下。

    神音队的安全距离,保证自身安全,又能让声音扩散到周围。

    绵绵打算待会先来一发前奏,他还不打算让神音队出现在待会的视频里,所以只有把他们先留在这里了。

    这次跟绵绵来的有神音队的八个人和拥有战斗伙伴的三人外加个刘逸清,其他人都被留在了暂时停留的营地,那三人分别是宫平、阿幸、黑子,他们平时较其他人较弱,甚至都要输给云贝贝这个姑娘家了,所以绵绵打算带上他们锻炼一下。他们匍匐在猩猩背上,身上全是莫少基地里造出来的武器,可以说全身都是暗器。

    这些猩猩体型又比看上去的大了很多,人类在进步的时候,动物进化的比人类更快,一段时间的磨合让他们已经能够和猩猩们搭配干活,就像那时候“赛诸葛”欧天齐说的,人类的智慧和动物的武力结合在一起,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消息。

    普通人类虽然没有变异,没有强大的战斗力,但是经过极限训练的日夜锤炼,身体素质越来越好,只要好好搭配磨合就能坐在猩猩身上自由动作,如果身上还有适合自己的武器,就能够为战斗起到不小的作用。

    曾经地球上武力最强悍的也不是人类,但人类却一直站在主宰者的位置,用的也不是武力而是智慧。

    刚才一路赶路,现在绵绵让众人稍微休息一下,每个人该补充水的补充水,该练招式的练招式,神音队的人则是抱着自己大大小小的乐器开始调音,还有的在聊天,每个人都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有各自的放松方式。

    唯独刘逸清来走到了一旁,蹲坐在地上,一反常态地没缠着绵绵。

    从两人下午在林间的时候就状态不太对,一直若有所思的模样。

    “心情不好?”绵绵犹豫了一下,心中第一次有如被巨石压住,恢复平时的模样,没事人一样来到刘逸清身边,也席地而坐,问道。

    “我……”刘逸清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下午的感觉。其实莫决商给他异样感觉已经是第二次,第一次是他们在会所,被他压着玩乐的人忽然反抗,那时候那凌厉的不容侵犯的视线就让他记忆深刻,那时候他还是刘家大少爷,决商是个服务生,他当时根本没把这个喜爱低头,羞涩微笑的青年放在心上,不过是玩儿罢了,有时候喝高了自然会做出格的事情,他只是觉得莫决商逗弄起来好玩,而每每被自己逼迫着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就能看到当时的决商愤恨和羞耻的表情,和后来忽然反抗的男人判若两人,明明用着同一张脸却感觉完全不同的人,却觉得是莫决商又不是他,因为决商有些小习惯和最初当服务生时是一样的,有迹可循,但不同的地方就太多了,气质、眼神、神情……他忽然有些不真实的心慌,这是第二次,就在下午猎蛇的瞬间,决商似乎又有些变了,这次变得是心……,他甚至在某一个瞬间看到了决商从来没对任何人露出的爱,对……是爱意。

    决商莫名的露出了爱意,这才是他真正害怕的地方。

    刘逸清缓缓收紧了手,眼白冒出了血丝,周围的原本枯黄的草地忽然长出了绿绿的草。

    我不会放手的,除非我死!

    “嗯?”绵绵看向刘逸清,也感觉到他的情绪不稳定。

    从莫决商回应他感情的时候,就没有人能拆散我们,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我觉得你有点不一样了,下午在杀那两条蛇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你的气息变得有一丝陌生。”

    这才是最古怪的地方,知道眼前的人还是自己的认识的,但又说不出古怪。

    绵绵没想到刘逸清会那么敏感,这里的时间从自己离开后就停止了,想到回到第一世再一次见到白霄,绵绵不由的苦笑。

    其实他原本打算找时间慢慢处理这个问题,刘逸清和白霄?

    毫无疑问,如果一开始遇到的是白霄,他自然不会再容下别人。

    但世事无常,世间本就有先来后到。

    这个选择题做错的是他阮绵绵,而刘逸清是那个受害者。

    如果不是在这个世界初步决定了刘逸清并打算离开前一直走下去,他是绝不会当时答应刘逸清的告白。

    毫无疑问,白霄如果在这个世界,以白霄的做派风格,绝不会默默无闻,两人见面是迟早的事。

    前提是白霄认不出自己,找到了就要废了自己,那人还真有可能说到做到。

    想到那个离开时的约定,绵绵感到血液逆流,一股脑往头脑里冲刺着。

    一时居然也挤不出一句话。

    而周围开始起风了,越来越大,围绕在刘逸清身边旋转着。

    “停下!逸清!”绵绵已经察觉到不对了。

    “决商,我感觉你想要远离我。”刘逸清却好像没听到,他迷茫眼神直直落在绵绵心里,透彻又好似毫无生机,这是代表着生命力植物系异能的刘逸清几乎没出现的情况,绵绵的心一痛,他何德何能,能得到这样一个男人倾心相待,这一刻绵绵甚至觉得,白霄又如何,他是来完成任务的,不是来谈爱的!

    “你是不是想……?”分手?刘逸清直勾勾的望着绵绵。

    并没有说那两个字,但他们两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长久的沉默,蔓延的窒息味道。

    绵绵的手微微颤抖,转头对还分不清情况的队友道:“所有人保护自己!躲到法拉利它们身下。”

    刘逸清猛地站了起来,双目无神,却带着毫无生气的笑意,刘逸清开始失控了。

    绵绵看向猩猩们和一直跟在身边的法拉利,它们体型庞大,要保护几个人类问题不大。

    刘逸清目前已经到了异能三级,他失控下的威力甚至能绞杀一切。此时刘逸清周围卷起一片片树叶,这些叶子的锋利程度甚至让整个树林都产生了□□,到处都是叶片和尘埃纷飞,无人能靠近他所在的地盘,有植物的地方就是他的地盘。

    刚刚进入这片树林的无论是动物还是人,都被这叶片风暴划伤。

    唯独在这风暴里没有受到丝毫伤害的人,就是绵绵。

    此时的刘逸清几乎是失去理智的,但他从未想过伤害面前的的人。

    绵绵看到自己周围犹如真空地带,再看到完全没了理智的刘逸清,心中一酸,一步步走向刘逸清。

    这附近原本即将枯萎的植物,忽然像是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一个普通的树林,忽然间犹如被植物铺天盖地包括起来,那现象由肉眼就可以看到,令人胆寒。

    看到刘逸清的眼神,绵绵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上辈子自己的弟弟,也是最不被白霄待见的二子白廉华,那执拗中透着隐隐压抑的眼神,让绵绵产生了瞬间的错觉。

    绵绵走在风暴中,衣服被吹得猎猎作响,头发肆意在空中,那张俊逸的脸也渐渐产生了痛苦,刘逸清在拒绝任何人靠近。

    到刘逸清周围一米的距离,就跨不进去了。

    绵绵缓缓闭上了眼,呼唤出意念力的情圣,排行四十八,这是个在意念空间里待过的情圣,这位情圣有个绝招,就是能撕开任何力量的屏障,代价就是短命。

    所以这位情圣只活了十六年。

    当意念情圣出现的时候,绵绵气息变得绵长,瞳孔再次出现魔魅般的紫色,手中产生一道白光,徒手就拉开了刘逸清给他设下的屏障,空中就好像有一层看不见的膜被绵绵硬生生撕开。

    在出来的瞬间,那些叶片就好像有了自己的意志,通通朝着绵绵冲了过来。

    绵绵也没有阻挡,瞬间身上出现了上百道割伤,血流如注。

    刘逸清忽然觉得这个场面好熟悉,他没有光彩的双眼忽然有了一丝光彩。

    绵绵轻轻抱住了那个赤红着双眼默默盯着自己流泪的男人,将那具完全冰冷的身体抱在自己怀里。

    对不起……

    我从未爱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