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师无敌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异界(五十七)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异界(五十七)

笔趣阁 www.bqg.org,最快更新仙师无敌最新章节!

    庞小南哭笑不得,心想方正还真是想象力丰富,他突然灵机一动,对方正说:“你想哪里去了,我没有卖器官,你还记不记得东力军校的综合格斗大赛?”

    方正点点头,说:“你那天告诉我你参赛了,我还真关注了,好像你是进了决赛,那又怎么样?”

    “我最后得了冠军。”庞小南竖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你得了冠军?就你这身板?”方正只关注到决赛就没往下看了,所以并不知道最后的结局,他对武力并没有多大兴趣,他咂咂嘴说,“好,就算你得了冠军,你别告诉我,冠军的奖金有100万,我告诉你,就连哈运会的冠军奖金都没有100万!”

    “我真的是冠军,不信你可以查新闻啊,查《星战报》,应该你现在还查得到,”庞小南不急不慢的指着方正的手机,让他去查,“还有,冠军奖金是没有100万,这100万不是冠军奖金,是品牌代言费。”

    “品牌代言费?”方正边拿起手机去查消息,边质疑,“什么品牌给你代言?还一出手就是100万,东力军校的综合格斗大赛就是个学校的比赛,就算再轰动也不至于惊动大品牌吧?最多在华海市闹出点动静。”

    “诶,这你就错了,是LIFENG牌,”庞小南脸不红心不跳,“这次确实闹的挺大的,因为LIFENG牌的代言人赵思佳佳输给了我,所以LIFENG想请我做代言,你也知道,赵思佳佳那么大的明星,所以LIFENG为了说动我,就给了我100万。”庞小南说的理由一气呵成,容不得半点质疑,这确实是他经历的事情,只是他没答应而已。

    方正终于查到了新闻,与庞小南说的一致,这次东力军校综合格斗大赛的冠军确实是庞小南无疑,而且方正看到了一些小道消息,有记者拍到了LIFENG公司商务代表和庞小南洽谈的画面,并添油加醋的说,庞小南将代言LIFENG公司最新秋款服装,主攻青少年市场,庞小南有望成为LIFENG品牌最年轻的代言人。

    方正放下手机,看向庞小南,庞小南正得意的看着他,“我没骗你吧?”

    方正严肃的表情立刻绽放开花朵,呵呵的笑了起来,捶了庞小南一拳,说:“可以啊,你小子,现在都成了大明星了,我说你这100万怎么来的这么快,如果是这样的话,确实没毛病,明星来钱确实快。”

    “不仅是来钱快,而且是追着逼着给你。”庞小南记起那天的情景,现在还历历在目,不由的回味起来。

    “行了,我说让你筹100万本来是想让你知难而退,可没想到你真的弄来了,”方正收了庞小南100万,而且是正当来的100万,再也没了理由,“说吧,你想让我研发什么东西?”

    “我上次跟你说了个大概,就是一副眼镜,能够测试敌人的武力值,周边环境危险值的眼镜,”庞小南见方正云里雾里的样子,忽然想到一部电影,“你看过未来战士吗?就是那部科幻片,讲未来的战士穿越到现在复仇的片子?”

    方正点点头,说:“看过,那个未来战士是个半机械人吧?”

    “对对对,”庞小南打了个响指,“半机械人,后来在一场大火中被烧成了灰烬,不是,他的肉体烧成了灰,他露出了机械骨骼,记得吗?”

    “记得,我那时还专门看了几遍,心想这个机械人到底该怎么研发。”方正回忆起这部电影,几乎是开启了他热爱机械维修的启蒙事物,“从那以后,我就见到任何的机器都想鼓捣一番,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制造的,说起来,修手机也是这样成了我现在的职业。”

    “没错,现在我们的技术虽然还达不到把肉身嫁接到机器身上去的水平,但是我相信,那个眼镜应该不复杂吧?”庞小南帮助方正回忆道,“你记得那个未来战士一出场的时候,就是从时间机器里出来,看到了几个人吗?”

    “嗯,是的,那几个人好像是要抢劫他。”方正点点头。

    “所以那个未来战士就用眼镜扫了一眼面前的几个劫匪,”庞小南双手比着眼镜的样子放在双眼前,“于是未来战士的眼睛里就出现了那几个人的武力值,应该就是在他眼球的外侧显示了几个数值。”

    “是的,好像还有一个声音提示,说这几个人安全,不危险,可以直接打败。”方正也记起来了这个桥段。

    “没错,后来当那几个人冲过来要抢劫未来战士的时候,”庞小南比了个拳头,“未来战士砰砰砰挥了几拳,就把这几个劫匪打得满地找牙,哭着喊着逃跑了。”

    方正扶了扶眼镜,终于明白了庞小南的意思,“你是说,让我研发一副眼镜,类似未来战士那样的判断方式,透过眼镜,就能看到对方的武力值,然后告诉你是不是危险,进而做出攻击的指导意见?”

    庞小南大力的一拍手,大声道:“没错!不愧是我师兄,太聪明了!”顿了一下,庞小南又补充说:“当然,其他功能你也可以加进去,比如红外功能啦,热成像技术,在晚上佩戴可以看到附近的活人,数码放大功能,把远处的景物放大,等等,功能越多越好。”

    “我靠,”方正身子前倾,夸张的冲庞小南喷着口水,“你是想做一副千里眼啊!”

    庞小南抬起右手抹了抹脸蛋,也夸张的回复道:“能不能做吧?万能的师兄!”

    方正一下松了劲,瘫在了柜台上,叹息了一声,接着直起了身子,斩钉截铁道:“能做!只是要给我一点时间,还有,100万恐怕不够,我是说恐怕,别到时你说我拿了钱不办事。”

    庞小南拍了拍胸脯说:“师兄你大胆的往前走,钱不够我来凑,总之,你给我研发出来,以后咱们吃香的喝辣的,有的是钱赚。”

    方正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这么大的工程,你竟然交给我,还直接100万转给我,你就这么信任我啊?”

    庞小南眨了眨眼睛,抿了抿嘴唇,无奈的说:“没办法,谁叫我认识的最高学历就是你呢?况且你说自己能修飞机修航母,我相信你的能力!”

    “你就不怕我拿着你的钱搞研发,最后独吞了这些成果?”方正设身处地的为庞小南着想,想告诉他这个世界人心险恶。

    “你不会的!”庞小南斩钉截铁道,“我会看面相,你绝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我服了你!”方正有气无力的靠在了维修台上,真是担心起庞小南的智商来,“算了,我们还是成立个公司吧,所有技术成果归公司所有,我们按股份占有技术专利。”方正跟着导师做过很多项目,知道研发的专利技术保护应该怎么操作。

    “你做主吧,”庞小南大气的一挥手,“我只负责搞钱,其他事你搞定!”

    方正和庞小南商定了新公司的股份占比,庞小南作为投资人,占股70%,方正作为运作人,占股30。庞小南眨了眨眼睛,大惑不解的说:“师兄,你占30%是不是占少了?我可提前说明啊,我除了投资什么也不干,你不但要负责研发,还要负责生产啊、商标啊、公司运作啊、招人啊等等其他事情。”

    方正摆摆手说:“项目是你发起的,我只是拿钱办事,况且,你这70%,以后可能还要分出来,其他骨干员工,是不是也得分点股份?总之,你就听我的吧,所有成功项目,绝不是一个想法那么简单,如何运作才是关键,尤其是这股份分配,说得难听一点就是分赃不均,就会毁了整个团队,我们一定要把人性的丑恶首先考虑在内。”

    庞小南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方正,说:“师兄,我这才发现你不但是万能修理师,还是万能商界奇才,这才刚开始,你就算计的头头是道了。”

    “什么叫算计?”方正捶了庞小南一拳,“这是必备的商业素质,我们一开始就要布局,要有格局,行了,我不会害你,就冲你手不抖就给我转过来100万,我知道你是大气的人,放心吧,我也不会负你的,这些钱我会用在刀刃上。”

    庞小南对着方正竖起大拇指,口出豪言:“我信你!”

    方正拍了拍庞小南的肩膀,说:“理解万岁!其实这也是我的理想,这个智能眼镜只是我们新征程的第一步,什么时候我们能够研发出未来战士这样的武器,这才是我们的终极梦想。”

    庞小南离开了华美电子市场,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回算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找对了人,从方正的神情和雄才大略中,庞小南隐隐的感觉:“这事能成!”

    明天就要开学了,自从军训之后,比完了综合格斗大赛,大一新生经过了调整,终于要开始正式的文化课程学习了,庞小南想起了格斗社,自己挂了个教练的职位,也是需要去尽一下职责了。

    庞小南开着车往东力军校去,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他的车头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庞小南心想不好,自己无证驾驶,要是被人讹上了,有理都说不清,就捉摸着找机会赶紧走人。

    但是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有一个穿着短衫热裤的女孩窜进了他的车里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眼睛巴巴的望着他,几乎是哀求的语气说:“大哥,求求你赶快开车,求求你,后面有坏人追我。”

    庞小南扭头一看,一帮气势汹汹好像黑社会的人追了上来,“靠,这是逼良为娼的节奏吗?”庞小南赶紧一踩油门,车子往前冲了出去。

    后面的人见女孩坐着庞小南的车走了,为首的一个人拉开路边一辆汽车的车门,挥手说:“给我追!”一帮小弟就呼啦啦钻进了那辆黑色轿车里,车子很快发动朝庞小南的车子追了上来。

    庞小南心想光天化日的这黑社会也太嚣张了,不管是什么原因,先英雄救美再说,于是他想都没想,就把车子往海边上开,那边人少,便于自己发挥。

    庞小南的越野车很快消失在鳞次栉比的楼群中,出现了在沙滩上,要说这牧羊人的性能是真不错,在沙滩上如履平地,那后面追着的小轿车就不行了,没追多远就在沙滩上趴窝了,庞小南看了看后视镜,也一脚刹车踩了下去,牧羊人在沙滩上戛然而止。

    黑色轿车上的黑社会见牧羊人停了下来,纷纷从车里跳了下来,往庞小南这边冲了过来,而庞小南也从车上下来,缓缓走到牧羊人的尾部,等着那帮人靠近。

    很快,黑社会的混混们把庞小南围住了,为首的那个人是一个蓄着长发的阴狠的男人,穿一件花衬衫,在这风和日丽的沙滩上实在是太应景,他冲着庞小南恶狠狠的说:“小子,你是吃饱了没事干吧?识相的,把人交出来,再赔我们一万块油钱和误工费,你就可以走了!”

    庞小南深吸了一口气,呵呵笑道:“我靠,你们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还敢问我要钱?你们才是吃饱了没事干!”

    周围的小弟们不干了,纷纷对花衬衫大声说道:“大哥,别跟他废话,先废了他再说!”“是啊,大哥,打死这小子!”“打他!打他!……”

    花衬衫瞪了小弟们一眼,压低声音说:“靠,你们忘了帮主的交代了,让我们万不得已不要动手,要低调!”

    说完花衬衫冲庞小南喊道:“小兄弟,你没弄清楚就管我们的闲事,我看你是不是喝醉酒了?谁说我们强抢民女的?你车上那个女的,是我们的员工,她不服管,还想跑,我们捉她回去,有问题吗?”

    庞小南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说:“大哥,你懂不懂什么叫员工?你懂不懂劳工法?员工有拒绝不正当工作的权利,你大不了不发工资就是了,还想抓人,抓人是公司能有的行为吗?我倒想问问,你们是哪家公司,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抓人?”

    “臭小子!”花衬衫终于恼怒了起来,“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饿狼帮的事情你都敢管!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人给我交出来,再赔我们一万块,否则,我让你今天走不出这片沙滩!”

    此时的沙滩上还酷热难耐,远处有些游客在游玩,都没有注意到庞小南这边的情况,正是因为没有人,所以花衬衫的心里不再那么拘束,今天就是在这里打残了这小子,估计他也找不到地方哭诉,关键是没人给他作证。

    “又是饿狼帮!”庞小南心里一凛,心想这饿狼帮还真是阴魂不散,走哪里都碰得到。

    “哦,你们是饿狼帮的啊,说起来,饿狼帮还真是我的贵人呢。”庞小南想起第一次赚钱就是猴哥送来的六万块,后来饿狼帮的安吉娜娜又给他送了几百万,饿狼帮简直就是他的财神爷啊。

    “既然你知道我们饿狼帮,还不识相的把人交出来?”花衬衫听到庞小南知道饿狼帮,洋洋得意起来,看了当初他加入饿狼帮的选择是没错的。

    “不不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我知道饿狼帮,是因为饿狼帮每次都给我送钱,所以,这一次,是你要识相点,”庞小南阴森森的笑道,“你最好赶快走,要是我反悔了,只怕又得让你送点钱给我你才走得了。”

    “草啦马勒戈壁,活得不耐烦了你,兄弟们给我打!”花衬衫终于被庞小南激怒了,早就把帮主的话忘到了九霄云外。

    安吉娜娜经常跟下面的人强调,饿狼帮是要向世界500强发展的,不能老是做一个打打杀杀的帮派,连公司名字都想好了,“ilong”,特别的国际范,还预示着长长久久,所以安吉娜娜严禁下面的人无理取闹无事生非。

    可是以前招的小弟毕竟是很多没有读过书的,进来饿狼帮就是冲着能耍威风这个优点,所以饿狼帮在转型的过程中,难免还是会有很多人止不住的想动手。安吉娜娜几次想发飙,把这些不听命令的小弟要么开除要么打残,都被猴哥制止了,“帮主息怒,任何企业在转型的过程中都是有阵痛的,我们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要忍一时之气,况且这些一时冲动的兄弟们,都是我们饿狼帮的骨干,都是为我们饿狼帮立威的台柱啊。”

    猴哥说的没错,没有这帮凶狠的部下,饿狼帮想好好经营那些灰色地带的勾当,是不可能成功的,所以安吉娜娜也就只能口头告诫,只有等其他光明正大的事业做起来了,才好和这帮不听指挥的小弟翻脸。

    听到了花衬衫的指令,几个小弟立马朝庞小南扑了过来,一个瘦小的杀马特直接一脚往庞小南的下腹蹬去,庞小南也不含糊,直接一个高抬腿,膝盖登时顶在了杀马特的膝关节,“咔嚓”一声,杀马特立刻感到膝盖一阵钻心的剧痛,显然已是骨折,杀马特喊着“哎哟哎哟”朝沙滩上坐了下去。

    另外一个小弟见杀马特倒地,心里一股狠劲冲了上来,猛的一拳朝庞小南的头部轰了过去,庞小南微微一摆头躲开他的拳头,然后手起刀落,一掌劈在了他的肘关节,同样的“咔嚓”一声,他的肘部传来钻心的剧痛,也是毫无疑问的骨折,痛的他抱住手臂不断的喊着“啊哟啊哟,”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从另一个方向冲过来的一个精壮的大汉,见势不妙,不敢硬拼,一个扫堂腿朝庞小南扫去,卷起沙滩上的滚滚沙尘,庞小南只屈膝一跳,躲开这大汉的腿,然后右腿蹬出,正踢在大汉的左肩,把大汉踢的在沙滩上滚了几滚,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地上。

    短短十几秒钟,四面八方围上来的小弟们都被庞小南一招制敌,统统失去了战斗力,花衬衫看着这骇人的场面,不禁握紧了双拳,却始终不敢冲上前来,作为这帮人的老大,他知道靠武力是无论如何斗不过庞小南的。

    黑社会不是凭蛮力就能混出一番天地,还必须得有头脑,至少这个带头大哥不能是豆腐脑,不然怎么死的都会死不瞑目。花衬衫并非没有经历过恶战,但是像现在这种局面,却从来没有遇过,这是明显的一边倒的局势,如果自己冲上去,只能落得一个被一击即中的同样下场。

    花衬衫知道自己的功夫,比手下那帮人强不了多少,最多是下手狠一点,头脑灵活一点,跟猴哥比起来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于是他握紧的双拳开始了微微颤抖,但他还是壮着胆子朝庞小南吼了一句:“你到底是什么人?”

    庞小南看了看沙滩上七零八落的小弟们,就剩花衬衫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于是他就笑嘻嘻的走了上去,吓得花衬衫直后退,朝他摆出一只手掌,颤抖的问道:“你想干什么?你……你别过来!”

    庞小南装模作样的要朝前提出一脚,吓得花衬衫“啊”的一声朝后一仰,一屁股坐在了沙滩上,庞小南走上前去,蹲着问花衬衫:“刚刚是谁说我敬酒不吃吃罚酒的?”

    “是我,啊不不不,”花衬衫惊的说不出话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大哥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庞小南拍了拍花衬衫的肩膀,吓得花衬衫连连躲避,“不要怕,我问你,你认识猴哥吗?”

    花衬衫眼里一下子神采飞扬,心想庞小南肯定是吃过猴哥的亏,连忙大声大气的叫了出来:“当然认识,猴哥是我大哥!”

    “哦?”庞小南缓缓抬起了手,花衬衫不知哪来的底气,冲庞小南大声道:“怎么?怕了吧?告诉你,赶快放了我,不然,我叫猴哥来打死你!”

    “猴哥怎么收了你这么个不长眼的小弟!”庞小南一巴掌拍在花衬衫的脸上,接连又拍了几掌,“我告诉你,你去给猴哥带个信,要想我交出车上那个女孩,让他亲自打电话给我,知道吗?”

    庞小南站起了身,正要走开,又回过身来恶狠狠的交代道:“你最好叫猴哥来打死我,不然下次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断手断脚的那种!”

    说罢庞小南头也不回的朝牧羊人走去,回到车里,那个女孩正瑟瑟发抖的坐在车里,庞小南也没理她,一脚油门,牧羊人掀起漫天的沙尘,在沙滩上狂奔,转眼就上了滨海路。

    庞小南驾着车慢悠悠的在宽大的柏油马路上行走,这时快到傍晚时分,落日的余晖洒满了大路,大路两旁的树枝随风摇曳,庞小南不时转过头打量着副驾驶位子上的女孩,女孩很高挑,热裤下面是一双白白嫩嫩的大长腿,一头乌溜溜的长头发,样子十分清纯。

    从沙滩上出来往前开了十多里路进了东力军校的大门,估摸着饿狼帮的人也应该找不到了,庞小南把车停在了靠近学校东湖的小路上,然后对女孩说:“走,下车,跟我来。”

    女孩看了看周围,见到处是学生模样的人,渐渐放松了警惕,随着庞小南下了车,跟着他来到东湖边的一条长椅边,庞小南已经坐下,用眼神示意她也坐下。

    女孩战战兢兢的坐了下来,庞小南出言安慰说:“你别紧张,我又不是坏人,你刚刚也看到了,是我帮你把坏人打跑了,但是我还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你能告诉我吗?”

    女孩用眼睛瞟了瞟庞小南,点了点头,嘴里几次要出声,可总是欲言又止,不知道从何说起。

    庞小南开导说:“这样吧,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好吗?”女孩像小鸡啄米一样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庞小南看着女孩的眼睛,女孩的睫毛很长,眼睛很好看。

    “我叫熊珺珺。”女孩这次回答的很快,她的声音有一股清冽的味道,就像飞流直下的山泉水。

    “你从哪里来?”

    “我从西北州的吉昌布罗市来。”

    “你几岁了?”

    “17岁。”

    “饿狼帮的人为什么追你?”

    “我……”熊珺珺这次没有很快回答,她有些局促,好像是在思考,终于她理清了思路,开始讲述,“我的继父在外面欠了赌债,然后把我卖给了那些人,他们把我关在一间出租屋里,一到下午的时候就让我去夜总会上班,本来说好是只让我陪客人唱歌的,可是那些客人都不规矩,每次都喜欢对我动手动脚,我只要一反抗,客人就冲我发火,他们就警告我老实一点,不然就把我卖到妓院里去,今天下午我去上班,碰到一个喝了酒的客人,他醉的很厉害,一进来就抱着我到处乱摸,我实在受不了了,就从夜总会里冲了出来,于是他们就追我,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往路中间跑,于是碰到了你的车,就上了你的车……”

    熊珺珺的话音很微弱,表情楚楚动人,说完不时的瞟了瞟庞小南,脸上荡起了红晕。

    “哦,是这样,”庞小南心想饿狼帮这些人真是无耻,竟然做出买卖人口的勾当,“你饿了吗?”庞小南关切的朝熊珺珺看去。

    熊珺珺点点头,她从中午起还没吃饭,刚刚又经历了一帮恶人的追赶,肚子里确实有些咕咕作响,讲了这么一大串话,也有些口干舌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