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的女人谁敢动 > 第1299章 主要是你的责任

第1299章 主要是你的责任

笔趣阁 www.bqg.org,最快更新王的女人谁敢动最新章节!

    第1299章 主要是你的责任

    剑一的耿直,让乔木和小樱桃大开眼见。

    两人只是微愣了下,笑声再次充斥着这个不大的厢房。

    凤九儿瞪着剑一,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剑一,你是不是变态?早知道你变态,我不应该一直带你在身边。”

    “喜欢一个人,却不想这种事情,不是太不正常了吗?”剑一看着凤九儿,神色严肃了几分。

    “而且,你并不能阻止我。”

    凤九儿对上他这样的目光,将他的话听进去之后,直接语塞了。

    乔木和小樱桃见状,根本不需要商量,同时安静下来,看着剑一。

    她们怎么可能会想象到,世界上最单纯的剑一,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从乔木和小樱桃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们正在等着看好戏。

    凤九儿深吸了几口气,终究也没被剑一气死。

    “变态!”她冷冷一哼,拉了拉椅子,和剑一分开了一点距离。

    “放心,我并没有天天想。”剑一回给凤九儿一记浅浅的笑意,拿起一只虾,继续剥壳。

    乔木和小樱桃看看剑一,又看看凤九儿,动作如出一辙。

    再也听不到两人说话,乔木才挑了挑眉,含笑道:“没想到啊,真没想到。”

    “乔木,你没想到什么?”小樱桃故弄玄虚地问道。

    “没想到咱们九儿,最后,会败在剑一的手中。”乔木假装惋惜地摇摇头。

    “嗯。”小樱桃点点头,“剑一这么单纯,我也没想到。”

    小樱桃的话刚落下,她和乔木互视了一眼,两人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整顿晚膳,厢房里面都充斥着笑声,最后,就连凤九儿也被逗笑了。

    似乎,大家已经很久没有像今晚这样,笑得开怀。

    ……

    在堡主的配合之下,两天之后,凤九儿的人,已经将剩下的地方都找了一遍。

    哪怕还是没找到想要找的地方,兄弟们也没有半点疲惫之色。

    大家早就做好了,寻遍整个黑峡谷的准备,没有,继续往前便是。

    两天的时间,堡主也将堡内的下毒杀人事情处理妥当。

    陈小怡狠心杀人梁家十一口人,肯定是不能再留。

    为了安抚梁家三兄弟,堡主也给他们做出了赔偿。

    也许,再多的权势和金钱都换不回自己的家人,但,日子还是要继续,不能接受,也只能慢慢接受。

    当晚,堡主设宴为凤九儿一众人践行,大家吃吃喝喝,好不自在。

    酒过三巡,该离开的人都离开了,凤九儿却留了下来。

    凤九儿不走,剑一肯定也不会提前离开,乔木和赵煜生也留了下来。

    堡主今天破天荒并没有邀请任何美人儿入席,他的身旁,就只有堡主夫人一女子。

    凤九儿看着留下的南门队长,摆了摆手:“南,你带大家先离开,我想和堡主说几句。”

    南门队长颔首,转身看了管家和剩下的小奴一眼。

    堡主对凤九儿赞赏有加,大家对她也是恭敬。

    不仅是管家和小奴,就连堡主夫人,都站了起来。

    凤九儿见状,立即站起,向堡主夫人拱了拱手。

    “夫人别误会,若是夫人不介意,我希望你能留下来。”

    堡主夫人看着凤九儿点点头,再次坐落。

    她摆了摆手,身后的小奴福了福身,举步离开。

    等南门队长带着人离开,凤九儿从袖子中拿着两张药方,往堡主走去。

    堡主看着过来的人,站起相迎。

    “堡主,你坐着就好,今天你喝了不少。”凤九儿含笑,来到他面前不远处。

    “呵呵呵……”堡主笑了笑,坐落下来,“这不是舍不得凤老妹离开,才多喝了几杯吗?”

    “放心,凤老妹让我少喝酒,我以后,少喝。”

    凤九儿方向一转,来到堡主夫人身旁,将自己手里的药方递了出去。

    堡主夫人接过药方,认真看了起来。

    凤九儿回过头,对上堡主的目光,轻抿了抿唇。

    “堡主,也许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可能不爱听,但,我还是得说。”

    “无妨,凤老妹说什么,我都愿意听,来来来,咱们坐下来聊。”堡主含笑,摆了摆手。

    凤九儿颔首,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堡主,刚才我给了夫人两张药方,一张是给你的,一张是给夫人的,上面已经注明了男和女。”

    “药方?我也有。”堡主看着凤九儿,浓眉轻蹙了蹙。

    “嗯。”凤九儿颔首回应,“堡主还记得,昨夜我给夫人检查的时候,还给你把过脉?”

    “当然记得。”堡主点点头,“凤老妹不是说,我和夫人身体无恙吗?”

    “没生病,便属无恙,我这都是养身体的药方,并非为了治病。”凤九儿轻声说道。

    “夫人年龄不大,刚过二十五,生小孩是完全没问题。”

    “她只是终日郁郁寡欢,承受的事情太多,身体才会虚弱。”

    “按照我的药方,每七日熬一碗药喝下,连续喝两个月便可,当然,心情一定要放轻松。”

    凤九儿给了堡主夫人一记安心的目光,视线回到堡主身上。

    “至于堡主,我要说的话,你一般不会喜欢听,你也应该知道,这么多年当不成爹,主要是你自己的责任。”

    “在我们医者的角度,并不会相信生辰八字合不合这回事。”

    堡主笑得有几分勉强,不知是笑自己的愚蠢,还是不太乐意听这样的话。

    凤九儿看着堡主,也并没去猜测他的心意,既然着手要管,她必须管到底再离开。

    她轻咳了声,继续说道:“我问过了,堡主成婚当年南蛮堡受到外敌干扰,大大小小的战役,持续了两年。”

    “在我打探到的消息来看,堡主刚成婚的时候,和夫人恩爱得很。”

    “却不知为何,战役结束了,堡内安定了,堡主的美人也多了起来。”

    “凤老妹,这……”被自己尊重的人说出这种事情,堡主实在羞愧难当。

    但,凤九儿只是浅浅一笑,便打断了他的话。

    “堡主,请放心!我留下来,并不是要向你问责,你并不需要向我解释。”

    “其实,你最对不起的人,是你娘子,唯一真心待你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