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谢少,夫人又把你拉黑了! > 第1442章 全盘掌握

第1442章 全盘掌握

笔趣阁 www.bqg.org,最快更新谢少,夫人又把你拉黑了!最新章节!

    第1442章 全盘掌握

    花荏苒手指交缠着裙摆低着头,“我爸爸还想让我出国深造。”

    “如果你不适合,我会选择其他的女人来当未来南国第一夫人。”

    花荏苒一听南墨要娶别的女人,她着急的说:“我可以边做边学习。”

    南墨嘴角细不可查的勾起淡笑,他诱拐着花荏苒问:“学什么?”

    “学习如何做好南国皇妃,未来的……第一夫人。”

    南墨眼皮微微下压,眼神迷离的看着身边的女人,“荏苒谈过恋爱么?”

    花荏苒心脏扑通扑通的跳,接着摇摇头,“我家教比较严格,所以……”

    “荏苒有喜欢过的男人么?”南墨还维持居高临下的身份,压迫着花荏苒将她的情史交代清楚。即使逼着她说,自己也要全盘掌握。

    花荏苒崇拜这个男人,恋慕这个男人,他的语气让自己紧张,老实巴交的全部交代了。“有。”

    南墨眼皮再次微压,带给她无尽压力。

    她竟然有喜欢过的人!

    接着,花荏苒颤抖的声音问:“皇子算么?”

    瞬间,南墨嘴角的笑容拉大,“算。”

    确定关系了第二天,立马订婚。

    花伯爵没想到他明明是以退为进的想让皇室撤销婚约,结果让女儿坐实了皇妃一位。

    国王的书房,南墨看父王,他显然将花伯爵的话听到心里了。正开口准备退婚时,南墨忽然说:“皇室下的婚约岂能说退就退,历史上只有一种皇室婚约可以作废,那便是伯爵谋反。花伯爵,你还要作废么?”

    花伯爵内心:早就知道小皇子睿智不好骗,任何人的小动作在他眼中就是光秃秃的一片。

    “小皇子,小女能入了你的眼是她的荣幸,但是年纪真的尚小。”

    “没有但是,她入了我的眼,即使未成年我也等她成年。何况23可婚嫁,可生子。”

    花伯爵无功而返,回到家唉声叹气好久才逐渐抚平闺女当皇妃的这个现实。

    同僚对他说:“我女儿如果能入了小皇子的眼中我家就放鞭炮庆祝了,你家福气光顾 出了个皇妃你却整日唉声叹气的真不知足。”

    他这个伯爵说实话心里对女婿还是十分介意的,他太聪明,自己无法拿捏,以后南墨欺负女儿了怎么办,万一立二室怎么办?

    南国婚姻律法对女人而言是个不公平的存在。

    花伯爵的心啊,一到晚上就难受,心里想的都是如何戳黄女儿的婚事。

    外边忽然悉悉率率的,原来是小皇子想让女儿进宫陪他。

    “不许去!”

    花荏苒说:“爸爸,墨肯定是受伤了。”

    “受伤了也不许去,他是男人,你是小姑娘家的你去了名声还要不要了。”

    一边的随从,“花伯爵这是小皇子的命令,半个小时内必须见到花小姐,抱歉。”

    说完,她拉着花荏苒上车去皇宫。

    气的花伯爵够呛,坐在客厅不闭眼一直等女儿回来。

    到达皇宫,去到南墨的卧室。

    他裹着睡袍在床上看书,见到花荏苒,他说:“迟到了1分钟。”

    花荏苒去到床边,一把掀开他被子,手去扒拉他的睡袍检查他的身体,“你那里受伤了?”

    南墨擒住她的双手,“这么主动?”

    “你这么晚叫我来,到底那里伤到了?”

    “没有受伤。”

    南墨下床,将衣服重新整了一下,他拿起沙发上的鸡蛋递给她,“北国的义母说这是神鸡下的蛋,吃了能开心,重点是让你吃。”

    花荏苒走过去,“你,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吃鸡蛋?”

    “不止鸡蛋。”他把从北国带来的礼物都分了一半给花荏苒,“北国的义父义母给未来儿媳妇的,嫌弃么?”

    花荏苒看了看摇头笑着说:“北国的义父义母还挺可爱的哇,仿佛你是游子外出,给你各种吃喝的,你给我一半她们会生气么?”

    “不会,你以为他们给我鸡蛋是干嘛的。”

    花荏苒耿直道:“让我给你下‘蛋’。”

    南墨夸奖,“不错,什么时候下?”

    花荏苒害羞的低着头,“还没结婚呢~”

    南墨好心情的大笑,这一刻他想将婚事提前了。

    将东西分给她,花荏苒准备走。南墨忽然拦着她的腰在她的唇上缠绵厮磨,“荏苒东西放下,明天再走。”

    “不~我爸还在家等着我。”

    南墨喉结滚动,理智起身。为她整了整衣服,“明天来皇家找我,花伯爵要去涠洲检查当地的税务,几天不在家。”

    花荏苒脸红点头。

    “到时候我叫人去接你。”

    “可是你也在忙,我来会打扰到你。”

    南墨将她面前的一缕长发别在她耳后,“不会,你现在就可以练习帮我处理公务的能力了。晚上吃过饭,直接在这里……嗯?”

    花荏苒羞涩的点头,“嗯,别人会不会说什么?”

    “谁敢?”

    花荏苒:“我爸。”

    “他不敢。”南墨一天未见花荏苒,他拉着花荏苒坐在沙发上让她陪自己聊天。

    花荏苒道:“墨,我该回家了,要不然我爸会疯的。”

    南墨看了眼手表,“让人送你。”

    花伯爵在家里气的准备去皇宫找女儿的时候,她提着一大袋的东西自己回来了,“爸,你还没睡啊。”

    “这是什么?”花伯爵指着那些东西。

    花荏苒说:“这是墨在北国的义父义母给我准备的礼物。”

    “就取个鸡蛋,红枣,腊肉……这些?皇宫是多缺人,来传唤你的时候那些佣人也能将这些东西给你带过来还让你亲自去一趟皇宫?”花伯爵敢气不敢言。

    女儿嫁人也有两面性。

    高嫁,男身份太高自己不敢出言教训。南墨是自己未来的上级,别看自己是老丈人,也得缩着不敢挑毛病,女儿以后也会是自己的上级。

    下嫁,自己看不起。

    花伯爵忧愁,女儿嫁给谁比较好?

    管家出没,安慰花伯爵,“你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用,荏苒已经是公认的南国皇妃了。”

    “唉,管家,我就这一个女儿。”

    管家:“荏苒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吃不了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