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田园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生了

第一百一十五章 生了

笔趣阁 www.bqg.org,最快更新大田园最新章节!

    松茸不多,一人也就两三片而已,这玩意可没有管饱的。大伙都吃得舔嘴吧舌的,嘴里还满是松茸那特有的芳香在回味。

    “亲爱的小胖,这道菜你应该最后上。吃过这种美味,还怎么再吃别的食物。”汤博士嘴里开始埋怨,不过瞧他那架势,一双筷子已经使得无比熟练,每样菜都一点没少夹。

    愉快的午餐结束,又开始各忙各的,田小胖则忙里偷闲,眯了一觉,然后就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接起来一瞧,原来是姜镇长打来的,通知田小胖一件事情:因为他从驻村工作队队长摇身变成了村书记,所以黑瞎子屯的驻村工作队又出现空缺,上级决定给补充人员,这两天就要来报道,希望做好接待工作。

    “姜镇,俺们村现在就挺好,就不用给上级再添麻烦了。”田小胖打心眼里不愿意,万一来个喜欢指手画脚的,反倒糟心。

    “小田啊,这是县里的决定,我呢,也只是转达一下。听说你们那的蘑菇大丰收,要不要我帮着联系一下销路?”姜镇长还是不错的,上次没帮着联系卖西瓜,心里多少有点遗憾。

    田小胖就简单把情况介绍了一下,着重提了提准备贷款建设加工厂的事儿,姜镇长口头表示支持,并且还交代说镇上的农村信用合作社可以办理贷款,就是数额小了点。

    致谢之后,田小胖也就挂断电话,贷款的事情,刘副主任已经帮着牵线,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黑瞎子合作社发展这么好,银行也不用有后顾之忧。

    反正也睡不着了,索性就去大榆树下边溜达一圈,教教那些孩子瞎吹。大晃这个二师父一走,他这个大师父就得亲自出马。

    在大榆树的阴凉下,孩子们哇啦哇啦地正闹腾呢,还有一些游客也跟着瞧热闹。上午在草甸子那边都累够呛,所以下午主要是自由活动。

    不少游客都对各家的小园子感兴趣,挎着小筐,进园子摘点菜,或者跟着搭把手,干点轻省的农活,都乐在其中。这种田园之乐,在城里是万万体会不到的。

    不用带队,包大明白也清闲下来,正在树荫下跟二爷爷下象棋呢,周围蹲着几个小娃子,小白也在那装明白,也不知道它认识车马炮不?

    棋盘旁边还摆着一个小塑料盆,里面装着紫的黄的两种李子。村里道边都种了果树,就连游客在内都随便吃,也没指望卖钱。头一年坐果,没敢留那么多果,但是大伙吃吃还是没问题的。

    现在棋盘上势头占优,包大明白脸上乐呵呵的,捏起一个黄李子,咬了一口,汁水顺着嘴丫子直流:“今年这李子好吃,咋这么甜涅?”

    噢噢噢,小白嘴里出声,小爪子还比比划划的。。

    “有好东西要学会分享,不能吃独食滴——”包大明白知道这是刚才小白和几个小娃子摘的,以为嘎豆子劲犯了,不让他吃李子呢,于是嘴里还教小白做猴的道理。

    小白哪听那个啊,直接蹦过去,下手去抢大明白手上剩下的半个李子,结果,棋盘上的棋子都被它给踢乱了。

    包二爷悄悄给小猴子竖竖大拇指,要不这盘就输定了。

    这样一来,大明白就急眼了:“小猴别闹,吃你个李子至于嘛,回头去俺家园子抱个大西瓜去,挑最大滴——”

    “明白叔,就算是最小的,小白也抱不动。”田小胖走上来,一把夺过包大明白手上的半拉李子。

    “你们这是爷俩合伙欺负人咋滴?”包大明白决定好好跟他们掰扯掰扯。

    田小胖指指那半拉李子的果肉,然后又塞回给包大明白。大明白一瞧,好嘛,原来有个白色的虫子,不过现在只剩下半截,还不停蠕动呢。

    “剩下半截,另外那半截去哪涅?”包大明白好像想明白了什么。

    没等他醒过味儿呢,就看到包二懒急火火地跑过来:“大明白,你家里的生了,生啦——”

    “生啦,哈哈,俺大明白也终于有接户口本滴啦——快说说,生滴是男娃还是女娃?”包大明白一高兴,把手里的李子都扔进嘴里,兴奋地嚼了几口,然后就咽进肚里。

    瞧得小白直卡巴眼:厉害啦,连虫子都吃啊!

    “公的母的都有!”包二懒终于跑到近前,气喘吁吁的。

    大明白心里琢磨了一下:那就最少是双胞胎啊,想不到啊,他老来得子,一下就整全乎了,于是一把抓住包二懒:“到底生几个啊?”

    “好家伙,一共下了十个呢!”包二懒兴高采烈地伸出两个巴掌,在大明白眼前晃啊晃的。

    旁边的田小胖越听越糊涂,不由抓抓后脑勺:你们俩说的是一个事儿吗?

    噗通一下,包大明白就坐在地上,这会是真被吓住了。包二懒还在那兴冲冲地白话呢:“大明白啊,你家那老母猪真能生啊,十个小野猪崽,一个个都溜光水滑滴,看着就怪招人稀罕滴——大明白,你咋滴了?”

    田小胖把包大明白给扶起来,好半天才缓过劲:“俺还以为是俺老婆生了呢,这才俩多月,俺还琢磨着咋这么快涅?”

    大伙一阵哄笑,自从包大明白异想天开,引来猪不戒之后,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将近四个月,算算日子,小野猪崽可不是该降生了嘛。

    于是,不少人都去猪场那边瞧热闹,田小胖当然也不例外,把小白往肩膀上一扔,也随着人流溜达过去。

    上午包二懒就看到这只老母猪有动静,一个劲往圈里叼草,就知道要下崽,于是就找了别人代替他放猪,果然,第一窝杂交猪崽顺利诞生。

    其它猪都撒出去了,所以猪场这边显得静悄悄的,里面也收拾得挺干净,粪尿之类随时清理,不过嘛,味道多少还是有点难闻。

    在包二懒的引领下,大伙来到一处猪舍,只见木板床上横躺着老母猪,肚皮下面,十只带着棕褐色条纹的小猪崽,正吧唧吧唧吃奶呢。

    听到动静,老母猪抬头瞅瞅,瞧见包二懒之后,就又安心躺下休息,无论是什么动物,生产都是最耗费体力的。

    “哎呦呵,果然下的是野猪崽!”家猪崽和野猪崽最大的区别,就在身上的条纹。

    “真欢实啊,从小就野。”大伙嘴里各自赞叹着。

    还是大明白心疼自家的母猪,虽说现在都入股合作社了,但是喂了两三年,毕竟有些感情。很快,他就挎着个小篮子,乐颠颠跑回来,篮子里面,赫然装着十几枚鸡蛋。

    包二懒一瞧就乐了:“行啊,大明白,你这是给母猪下奶来了。别看你老小子平时抠抠搜搜的,今天倒是大方。就冲着你这敞亮劲儿,等你家我嫂子生娃的时候,我也肯定拿着鸡蛋去你家下奶!”

    “你少扯犊子,还是先琢磨着把你老婆孩儿接回来才是正经滴——”包大明白找了个小盆子,把鸡蛋都打到里面,然后叫包二懒给母猪端过去。

    动物都有护崽子的天性,所以这时候外人还是要尽量少接触。

    啰啰啰——包二懒嘴里轻声叫着,把盆子凑到母猪嘴边,这家伙索性也不起来,就躺在那抬起脑袋,咵嗤咵嗤开始吃鸡蛋液。

    有两只野猪崽听到动静,也抽着小圆鼻子凑过来,被包二懒轻轻扒拉到一边,这帮小家伙,傻乎乎的,也不怎么怕人。有一只,还一个劲拱着包二懒的鞋面子。

    要是换成别人估计就不成了,因为包二懒天天和猪群接触,用老百姓来说,身上都是一股猪味儿,所以猪崽才不怕他。如果是陌生的气息,就不会这么亲近了。

    不过也有例外,小白就翻过栅栏,窜到猪圈里面,伸着小爪子逗小猪崽,那些小家伙都伸着温润的小鼻子,使劲拱着小猴爪。

    第一头母猪成功下崽,也给猪场带来不少生机,更主要的是,证明了这个方法的可行性,以后,猪场就可以进入发展的快车道。看来,包二懒身上的胆子,也会越来越重喽。

    不过,能叫这个懒汉现在变成了勤快的猪倌,也挺不容易的。

    喂完了母猪,包二懒就出了猪圈,和包大明白并排蹲在栅栏前边,乐呵呵美滋滋地瞧着小猪崽吃奶。瞧着瞧着,包二懒忽然想起一个茬:“大明白,哪天你把劁(qiao)猪刀拿来,给原来那两窝野猪崽都收拾收拾,这帮玩意,太野了。”

    当初在看西瓜的时候,曾经抓捕过两只大母野猪和十多只猪崽,经过这段时间的喂养,也都捋顺条扬的,唯独叫包二懒闹心的是,野猪崽子太野了,不好经管。

    至于他说的劁猪,就是用一把专门的劁猪刀,给猪崽割除生殖器官,这样,猪崽就没有了“花花肠子”,也就不寻思别的事,消消停停,专心吃食,养得白白胖胖。

    要是唐僧也会这手艺,给八戒来一刀,估计西游路上就老省心啦。

    所以,除非是特意留出来的种猪,剩下的一律都要挨刀。村里的包大明白,就兼职劁猪匠。

    谁料想,包大明白却连连摆手:“劁猪刀都扔啦,以后俺也金盆洗手。俺也是这些天你嫂子怀上孩子之后才想明白滴,有伤天和涅!”

    在农村有这个说法,不能太做损事,否则早晚能找到你头上。包大明白这几天也有点琢磨过味,家里一直没孩子,肯定是以前劁猪的缘故,你给人家断子绝孙了,人家自然也会找到你身上,也算是一种比较朴素的自然观吧。

    “拉倒吧,以前劁猪,摘下来的那些东西都叫你拿回家给吃,吃得老香了。”包二懒又开始揭老底。

    包大明白被说急了:“信不信俺拿劁猪刀出来,先把你小子给劁喽——”

    田小胖还得在旁边劝架:“停停停,那些野猪崽都得留着当种猪,一个都不能劁。”正说着呢,小白玩够了,从猪圈里窜出来。田小胖一瞧,又接着说:“这小猴子太淘气,直接劁了得了。一刀割断是非根,从此母猴是路人,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