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田园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请配合工作

第一百四十一章 请配合工作

笔趣阁 www.bqg.org,最快更新大田园最新章节!

    田小胖说话还是算数的,晚饭的时候,有土豆丝炒韭菜,还有土豆片炖干豆腐,干煲土豆块,还有土豆泥。

    这个土豆泥最好,炸点鸡蛋酱,最下面铺一张大生菜叶子或者大白菜叶子,把土豆泥,二米饭,香菜,葱丝,鸡蛋酱等等都放到菜叶上,然后把菜叶卷起来,打成一个大饭包,俩手捧着吃,那才叫香呢。

    另外,新起的土豆子,有些都被三齿挠子给扎了个洞啥的,这类的就不好保存,索性就有十几个婶子大娘凑到一起,开始磨糊土豆子。

    这个正常的称呼叫“土豆磨糊”,制作起来比较麻烦,通常都要好几个人协作才行。首先得分出几个人打土豆皮,然后有洗土豆的,还有几个人专门磨糊的。

    工具都是自制的,找一块铁皮,用钉子密密麻麻地钉出小窟窿。注意,一定要都从一边往另一面打眼儿。

    然后,每一个钉子眼周围的铁皮就稍稍隆起来一点,麻麻咧咧的,就可以把洗干净的土豆摁在上边,转圈使劲磨。土豆就被磨碎,变成水浆和渣子。这活最累人,磨糊两个土豆子就胳膊发酸,必须勤换人。而且还得小心,别被刮到手,否则直接就磨秃噜皮了。

    磨了半盆之后,就要连干带稀的倒在屉布子上,用力把水分攥出去,剩下半湿不干的,就可以用了。

    食用方法主要有两种,一种做汤,一种包馅。做汤比较简单,锅里呛好汤,烧开之后,就把磨好的土豆磨糊下到汤锅里。可以拍成片下,也可以搓成条下,小孩愿意玩,还可以搓成球下到锅里。煮熟之后,上面撒点香菜末,黏黏糊糊,喝着有滋有味。

    包馅的话,最好用酸菜油渣做馅,抟成圆溜溜的团子,蒸完之后,一个个黑漆漆的,表面泛着光,就跟小煤球似的。看着黑,但是吃起来贼拉劲道。

    别说那些老外了,就是外地人也很少吃过这东西,开始瞧着黑,不咋敢吃,等吃过之后,都赞不绝口。

    一连忙了两天,村里的土豆就全都起完了,放进大窖储藏起来,也不出售。田小胖都琢磨好了:到时候能够吃就不错了。

    起完土豆就又下了一场雨,隔了一天,就又组织村民进林子,抓紧时间采收蘑菇。那个寻找野人踪迹的小队,也跟着瞎转悠。不过想要找到野人,估计难度有点大。

    这天晚上,田小胖收到了梁小虎的电话,说是事情已经处理完毕,他有时间的话,可能会过来玩。最后还说了一件事,那些袁大头都卖了,总共卖了一百多万,他们几个又凑了点,凑足了五百万,已经通过相关部门,转到林泉县,指定专款专用,给黑瞎子屯盖一所学校。

    搞得田小胖最后都有点不好意思:金条让他收了,珠宝首饰叫小白给顺了,就剩下点袁大头,最后转了一圈又回到黑瞎子屯,而且人家还搭了好几百万,你说这事弄的。

    这个人情,只能先记着,以后有机会的话慢慢还吧。

    就在一切都按部就班,黑瞎子屯顺风顺水发展壮大的时候,一场风暴,却骤然降临。这天,田小胖正在村委会跟大伙研究筹建加工厂的事呢,突然收到了政府办刘副主任的电话,说是黑瞎子屯申请梅花鹿养殖基地的事情被网上曝光了,影响很坏,省里已经组织调查组,这两天就要进驻黑瞎子屯,进行彻查。

    随后发来一个视频,田小胖打开链接,大伙都围拢上来一瞧,好家伙,有图有文字,主要问题是弄虚作假,本来只有梅花鹿、马鹿和狍子三种动物,最后的许可证上,却标明了驼鹿、驯鹿、林麝等等并不存在的动物,完全不切合实际。

    甚至,就连村干部陪着考察组喝酒的照片都有,一个个喝得东倒西歪的;还有往后备箱里塞蘑菇猴头啥的,也都有特写,一瞧就是近距离拍摄的照片,清晰度非常高。

    瞧着瞧着,包村长脑门子就开始冒汗:“这是憋着想整咱们啊,而且还是村里的内奸!”

    说完,和田小胖对视一眼,然后一起点点头,看来,他们都把怀疑的目标锁定在同一个人身上。

    包大明白还在那看呢:“这谁拍的照片涅?拍的太次,俺这脑袋是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滴——”

    要不是大着一辈,包村长真想踹这货两脚:都火烧房梁了,你还有心思研究脑袋大小呢,长点心没有?

    “小胖,你说这事咋整啊?”包村长都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了。这种事情,说大就大,别说他们这些芝麻粒大的小村干部,只怕就连刘副主任H县领导这次都得受牵连。

    田小胖一开始也感觉头大,不过很快也就想开了:“村长叔,咱们先别着急,大不了这个村官撤了呗,咱们合作社也不能散伙,该咋干还是咋干。”

    大伙一琢磨,也都觉得有道理。不过呢,要真是被撸了,毕竟不光彩啊,还得想办法把这事给圆全下来。

    散会之后,大伙都心事重重地各自回家。唯独田小胖没心没肺,还有心思去学校溜达呢,说是先研究研究,教学楼到时候盖在哪块合适,说他是心太大呢,还是说他没长心呢?

    包大明白和萨日根一道儿,走着走着,包大明白突然使劲一拍大腿,小眼睛乐得眯成两道缝:“有啦,俺有法子了。嘿嘿嘿,俺简直就是诸葛亮再世,神机妙算啥事也难不住俺滴!”

    “明白叔,啥主意,靠谱不?”萨日根也知道包大明白的尿性,所以有点信不实。

    只见包大明白眉开眼笑地趴在萨日根耳边嘀咕一阵,萨日根琢磨半天:“行,那就试试看吧,万一露馅的话,就算俺的!”

    调查组说来就来,第二天上午,大车小辆的开进黑瞎子屯,除了省里的调查组之外,县里镇上也都得拍出相关部门进行配合调查,一共二十多人,阵容强大,浩浩荡荡,好不吓人。明显能够感觉到,黑瞎子屯往日宁静而轻松的气氛,都变得压抑起来。

    包村长和田源自然在大榆树下面相迎,最先下来的是刘副主任,瞧得出来,他脸色也不大好。原本刚刚有了点升迁的消息,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别说升迁了,处分肯定跑不了。

    一瞧田源脸上还带着没心没肺的笑容,刘副主任心里只剩下一声叹息:这个也是扶不起来的阿斗啊——

    介绍一番之后,调查组的组长姓雷,是个表情严肃的中年男子,脸上坑坑洼洼的,带着凶相,脸膛发黑,内部人称“黑面雷神”。

    除了官方的调查组之外,还有省日报社的两位记者,这件事在网上的影响很是恶劣,所以主流媒体也掺和进来。

    握手寒暄之后,田小胖瞧瞧天上已经到了头顶的太阳:“各位领导,还有记者朋友,这眼瞅着都晌午了,咱们先吃饭吧?”

    雷组长抬抬手:“先工作,田源同志,请务必配合我们工作。”随后,雷组长还真是雷厉风行,嘴里很快下达一道道命令,开始调兵遣将:有走访村民的,有专门和村干部谈话的,最主要的一伙由他带队,就是实地考察动物种类:是否和养殖许可证相符。

    “田源同志,先带我们去饲养场吧。”雷组长平静的目光注视着田小胖。

    田小胖则抓抓后脑勺:“俺们黑瞎子屯没有饲养场啊——”

    没有饲养场,那岂不是说,整个都是一场虚构出来的骗局,这个性质就太恶劣了,比原来的严重十倍不止!因为这个养殖中心,每年是要享受省里补助的,这就属于套取国家资金,是要判刑的!

    雷组长的眼眸之中也闪过一道锋芒,他也想不到,下面的人居然如此大胆,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竟然欺上瞒下,这件事必须严查,以儆效尤!

    这时候,只听田小胖又乐呵呵地向东边一指:“各位领导,俺们黑瞎子屯的养殖方式比较特殊,主要是散养,就是把梅花鹿啥的都撒进林子里,天然放养,所以才没建专门的养殖场。”

    这样啊——调查组中不少人都目光不善地瞪了这个小胖子两眼:说话不带这么大喘气的好不好,嬉皮笑脸,不拿我们调查组当回事是吧,有你哭的时候!

    雷组长的双眼也不由自主地眯成两条缝,他的下属都知道,这是黑面雷神发怒前的征兆。想想也是,这个小胖子明显是没安好心嘛,要调查组爬山钻林子的。找到是本事,找不到呢,你们调查组也不能说我们没有。妈个巴子的,瞧着这小胖子笑嘻嘻的就不是好东西,果然是个笑面虎!

    “你们这种天然放养,好像和野生的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吧?”调查组中一个年纪比较轻的终于忍不住,开始质问起来。他叫吕林,刚参加工作没两年。

    田小胖依旧不慌不忙,乐乐呵呵:“当然有区别,平时养在林子里,需要的时候就可以召集过来,比如说割鹿茸啦,采麝香啦。以后数量多了,超过森林的承受能力,还可以适量捕杀,出售相关的产品。”

    拜托吹牛也靠点谱好不好?吕林也年轻沉不住气:“那麻烦你现在就把你们野生放养的动物都召集过来,我们正好需要统计一下种类和数量。”

    “好啊,俺们当然要配合调查组工作。”田小胖倒是没有推三阻四,带着调查组来到村子东边的甸子上,然后嘴里打了个唿哨。

    很快,林子那边就有了动静,远远的就有黑影狂奔而来。调查组的众人也瞧得一愣:小胖子有两下子,还真能叫来啊!

    等跑到近前一瞧,赫然是一头大野猪,嘴里哼哧哼哧的,一双小眼睛热切地望着田小胖:是不是老猪又有土豆子吃啦?

    你来凑啥热闹,滚——田小胖朝着野猪的屁股踹了一脚。

    俺好心好意配合你工作,咋还翻脸不认猪了呢?猪不戒也火了,嘴巴子一甩,把田小胖就拱了个屁股墩,然后老猪就甩着小短尾巴,溜溜达达地找地方拱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