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田园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似是故人来

第一百四十七章 似是故人来

笔趣阁 www.bqg.org,最快更新大田园最新章节!

    随着秋收的开始,黑瞎子屯也进入了最忙碌的季节,掰苞米,割黄豆,削高粱,打谷子,碾糜子——抽空还得组织人手采蘑菇,无论大人小孩,都跟着忙碌起来。正好赶上十一,学校也放了农忙假。

    索性帮手不少,那些外来人员也都被田小胖给忽悠——动员起来。秋收一到无闲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田小胖有招啊,领着那些小娃子都上地干活,然后,家长和医护人员也就都得跟着,体验一下秋收的喜悦嘛。

    村头大榆树底下,也变成了场院,地上都被石头滚子压得溜平,一垛垛的庄稼被拉回来,高高地码在一起,等着打场。

    人家外面很多地方,都用上了联合收割机,不过,黑瞎子屯暂时没有这种大型设备,只能采用比较原始的采收方式。正赶上农忙时节,你花钱也雇不来啊。

    像包二奶奶这种不能下地干活的,就在场院这看场,手里拿着个柳条棍,柳条棍最前面系着个塑料袋,耍起来呼呼的,驱赶那些来偷嘴的鸡鸭鹅。

    当然,也有一群群的麻雀,俗称老家贼,成帮结伙的,好几百只上千只密密麻麻地凑成一大群。

    谷子垛是它们的最爱,黑压压一大片落上去,你就瞅吧,一个挨一个的,有密集恐怖症的人看了,肯定受不了。

    “呕嗜——”包二奶奶挥舞着朔料袋,奋力驱赶。可是这些麻雀胆子超大,从这个谷垛,一下又飞到那个谷垛,跟二奶奶玩起了捉迷藏,把老太太给累得直呴吧。

    “这帮老家贼,这要是换成以前,俺一鞭子下去,肯定能抽死十个八个的。”说话的是村民包明禄,以前是村里的车老板子,大鞭子甩得最好,啪的一下,就跟炸雷似的。

    不过前两年得了脑出血,一直瘫在炕上。本来以为这辈子算是交代了,只能在炕上窝吃窝拉了。万万想不到,这几个月竟然开始慢慢好转,现在已经能下地溜达了。

    虽然走道还不咋太利索,用包二懒的话来说,走路的姿势就是“左手六来右手七,胳膊挎筐腿溜直”,不过,好歹算是能走了,生活能自理,比以前强太多了。

    病情好转,包明禄的心气儿也起来了,天天就在大榆树底下遛。谁也不想成为废人,索性就跟着二奶奶一起看场院吧。

    心里面还遥想当年挥着大鞭子的情景,希望还有机会甩鞭子吧,抽死这些老家贼——不行不行,大哥响鞭,吓唬跑了就好,村里不许打鸟的。

    偏偏这些老家贼还死皮赖脸,就包明禄这腿脚,还真撵不上,很快就累得满头大汗,嘴角直淌哈喇子。

    嘎吱一声,一辆豪华商务车停在场院边上,车上下来一伙人,簇拥着一个推着轮椅的中年人。轮椅上瘫坐着一个老人,看样子已经八十多岁,脸上不少老人斑,旁边有一个中年妇女,拿着手帕,不时给老人擦拭嘴角的涎液。后边还跟着个提着药箱的中年人,看起来应该是保健医生一类。

    二奶奶瞧着人群前面那个虎头虎脑的小伙子有点眼熟,上去问了一句:“俺们这是黑瞎子屯,你们找谁(shéi)啊?”

    “奶奶,我们找田小胖——我前段时间来过,跟小胖一起进过山的那个梁小虎啊。”小伙子俯下身子跟二奶奶客气地讲着话。

    哦——二奶奶终于想起来了,也亲热地拉着梁小虎的手:“你们就是做直升飞机走的那个吧,这回咋没坐飞机来呢?”

    包明禄也腿上画着圈,拐过来瞧热闹,看到轮椅上的老者,霎时间有一种遇到知音的感脚:“老哥,你也得了脑出血啊,能不能下来走两步?”

    老者看样子也想笑笑,可惜半边脸不好使,只是抽动两下嘴角;又想抬手示意一下,可是哆哆嗦嗦的,手也抬不起来,最后,只能又无力地瘫在轮椅里。

    “爸,你看这村里都有患这种病的,只怕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不如,您还是回京城的大医院进行康复治疗吧?”旁边那位中年妇女伏在老人身边,嘴里絮絮叨叨的说起来。

    包明禄一听急眼了,使劲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的哈喇子:“你算干啥吃的,别耽误俺们病人之间的交流。”

    说完又转向那个老者:“老哥啊,你现在看俺这样,是不是比你强,起码俺还能走能撂的呢,你这连轮椅都下不了,还得人侜人放的——”

    这回连推着轮椅的中年人,也都皱皱眉,他父亲的病最怕刺激了,您老在这比惨有意思吗?

    然后就听包明禄继续开始白话:“老哥啊,你要是几个月前看见俺,那比你还惨呢,窝吃窝拉的,俺自个都不想活啦——”

    明显能够感觉到,老者的眼睛里多了几分神采。

    “老哥,你就在俺们村好好呆着,几个月之后,肯定也能变成俺这样——先不扯了,俺先看场去,呕嗜呕嗜——”包明禄嘴里大声哄着麻雀,腿上画着圈撵去了。

    虽然他步履蹒跚,但是,看在这伙人眼里,却满满都是羡慕。

    梁小虎也不放心,又跟二奶奶聊了一阵,小心求证一下,在得知包明禄确实没瞎说之后,也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因为这次把爷爷带到黑瞎子屯,就是他的主意,家族里面都不怎么同意,生怕把老爷子给折腾个好歹的。而且在家人眼里,梁小虎本身就是个不靠谱的。

    “三叔,三婶,你看我没瞎说吧,这黑瞎子屯,可神了,连外国的教授都在这研究,说是有什么什么熊能量。”梁小虎跟推轮椅的中年人、还有刚才那个被包明禄顶了两句的中年妇女显摆了几句,然后被身旁的梁小妹给拉拉衣襟,示意他先少说大话。

    正赶上十一放假,所以梁小妹也跟着来了,她主要是惦记着田小胖家的那些小动物呢。

    “我就听说过正能量。小虎啊,不是三婶说你,你呀,就缺少正能量!”中年妇女刚才被不知深浅的包明禄给怼了,还有点生气。本来就不愿意来这个破山沟,无奈,家族里面,就他们两口子是做生意的,比较自由,所以护送老爷子的任务,就落到他们头上。

    一瞧三婶要进入教训晚辈的模式,梁小虎连忙张罗走,先去田小胖家。不远处的包明禄还打招呼呢:“老哥,你快点好起来,到时候跟兄弟俺一起遛鸟——你们这帮老家贼,又来嘚瑟,看俺抽不死你们——”

    轮椅上的老者咧咧嘴角,露出哭一样的笑容。

    “哎呀,不错不错,这都铺上柏油路了。”梁小虎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土路呢,现在已经是新铺的板油马路了。

    说话间,前面来了个老牛车,连忙将轮椅靠到路边,车上拉得是金灿灿的苞米棒子,赶车的大汉看见梁小虎,嘴里“吁”了一声,然后直接跳到梁小虎身前,大巴掌啪得一下落到他肩膀上:“小虎兄弟来啦!”

    梁小虎龇牙咧嘴地抖抖肩膀:“根哥,我这小身板差点被你拍散架——这不是领着老爷子散散心嘛。”

    “原来是老爷子来了,欢迎欢迎。就您这点小毛病,多大点事儿啊,您老要在俺们村多住些日子,别说轮椅了,连拐棍都扔喽。”萨日根也是直性子,否则的话,也不会一见面就谈论人家的病情。

    老者的嘴角抽动半天,这才吐出一个不甚清晰的“好”字。

    “俺们村的大伙还都说着要好好谢谢小虎他们呢,给村里盖学校。老爷子,你这孙子可是个好小伙!”萨日根嘴里夸了两句,又扔下一句“回头上俺家吃饭”,然后就又赶着牛车走了。

    梁小虎美得有点合不拢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夸他好呢,以前就听别人说他是纨袴膏粱啥的了。

    一直来到田小胖家门前,梁小虎吼了一嗓子:“小胖兄弟,我梁小虎又回来啦——”

    回应他的是一声低吼,只见一只金钱豹三条腿着地,凶巴巴的眼睛正盯着他们。

    “凶什么凶,还是我把你抬——我帮着把你们一家给抬回来的呢!”梁小虎可不怕,嘴里还兴致勃勃地给家人们讲着这只雌豹的来历。而梁小妹,已经蹲在门外,隔着栅子,开始呼唤那些小家伙。

    五条小狗最傻,颠颠先跑过来,还使劲晃悠小尾巴;然后,在它们的带动下,小豹子也挤上来,被梁小妹抽冷子摸了两把,那只雌豹也只是呲呲牙,不知道是不是还记得他们兄妹。

    “家里养豹子,这也太危险了吧,万一伤到人怎么办?”梁小虎的三婶对此深表忧虑。

    然后就看到屋门一开,一个面色红润扎着围裙的银发老者走出来,拍了一下豹子的脑袋:“去柴火栏子趴着去,别吓着客人。”

    等那只豹子一跳一跳地钻进栏子里,老者这才用围裙擦擦手:“是小虎啊,快点进来,小胖他们都忙着收庄稼去了,就我一个在家做饭呢——”

    说完,打开院门,看到轮椅上的老者,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点头:“欢迎啊。”

    梁小虎的三婶也瞧着银发老者发愣,虽然很熟悉,如果是在京大的校园里,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可是在这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出现,在错误的时间和地点,遇上了相识的人,却冷不丁有点猛住了。

    “您,您是杨教授吗?”终于,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出身京大的她,对这位方正的杨教授,当年可是非常崇拜的。

    杨老爷子哈哈笑了两声:“你是钱紫茹对吧——吾乃乡野一老叟,早就不是什么京大教授喽。不过呢,也教着一群小娃子,现在是黑瞎子屯小学的代课老师,哈哈哈——”

    “杨教授,真的是你呀,这个惊喜实在是太令人意外啦!”钱紫茹连忙上前握手,欢快的好像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变回二十岁的文艺女青年。

    梁小虎的三叔名叫梁耀国,见状也暗暗点头:能让京大的老教授甘心隐居于此,这个黑瞎子屯,还是有点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