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田园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跟着神猴走

第二百一十三章 跟着神猴走

笔趣阁 www.bqg.org,最快更新大田园最新章节!

    二人对坐饮酒,中间还坐着一名翻译,也真是没谁了。

    不过呢,翻译还是有作用的,田小胖知道了懦夫老兄还真不是一般人,家里在西伯利亚那边有矿,难怪不差钱儿呢。

    这老兄还诚挚地邀请田小胖有时间去他那边溜达,看来是真当朋友了。

    真朋友就得真喝,田小胖原计划是半个小时把对方撂倒;结果懦夫老兄还是比较坚挺的,愣是坚持了一个小时。

    最后把翻译吓得都差点报警:这一个小时,也没说别的,就是一个主题:为了什么而干杯。

    一开始还为了友谊干杯,为了健康干杯,最后估计是在找不出啥干杯的理由,连为了矛隼干杯都整出来了。

    一个小时之后,懦夫老兄出溜桌子了,田大茶壶——不是,田小胖却啥事没有,直接把膀大腰圆跟大白熊似的懦夫老兄往肩膀上一扛,送回房间了。

    翻译都朝他连连竖大拇指,要知道,老毛子是出了名的能喝,盛产酒鬼,想不到啊,中华大地能人辈出,随便派一个大队书记出来,就把对方喝趴下了。

    田小胖挥手告别翻译,就溜溜达达去找其其格约会。可惜啊,等人家好不容易忙完了,又和几个小娃子凑到一起,田小胖也只能干眼馋。

    第二天一大早,阿尔斯楞也闻讯找过来,嘴里还一个劲埋怨田小胖,怪他昨晚为什么不叫他。

    然后不由分说,到餐厅就又喝上了,哥俩边喝边聊,倒是情投意合。

    正喝着呢,就看到伊万诺夫摇摇晃晃来到餐厅,一副宿醉未醒的模样。他一眼就瞧见田小胖又在那端着酒杯,不由得使劲咽了几口吐沫,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服”字。

    “再整点呗,透透就舒服了。”田小胖还让呢,结果,引来懦夫老兄一阵干呕。

    既然来到多伦诺尔,阿尔斯楞当然要尽一尽地主之谊,反正鹰猎节是明天开幕,今天就带着田小胖一大家子各处转转好了。

    好歹也是朋友,田小胖让了一下,谁知道懦夫老兄还是实心眼,不知道啥叫客气,也乐乐呵呵地跟随,甚至还叫了昨天那位翻译。

    几只猎鹰也在天空跟着盘旋而去,不过,昨天救治的那只海东青,也就是小青,被暂时留在房间。它能活命就算幸运了,想要彻底恢复,还需要时日。

    多伦诺尔小城不大,大伙或者骑马或者做爬犁,很快就转了一圈,瞧瞧吃午饭的时间还早,阿尔斯楞看着一辆辆驶向城外的越野车,忽然想起一个去处,于是也跟在车队后面,出城向西,走了不到十里地,前面出现一座寺庙。

    和内地大多数寺庙不同,这个一瞧就是藏传佛教的寺庙,远远就望见金顶,以及迎风飘扬的五色经幡。庙宇连绵起伏,占地颇广,看上去古朴久远。

    到了近前一瞧,前来觐见的游客和信徒还不少,还可以见到一些喇嘛,穿着赤色僧衣,在接待香客和信徒。

    因为历史沿革的关系,内蒙这边多信仰藏传佛教。阿尔斯楞就充当了临时的导游,介绍说这座寺庙名为“丹珠寺”,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

    还好,或许是为了方便游客,除了蒙文藏文之外,通常也都附有汉字,倒也不至于俩眼一抹黑。

    在丹珠寺外面,自然也不能免俗,聚集着一些小商小贩,手里摇着玛尼轮之类,招揽游客。

    这个都成寺庙衍生出的一个重要景观了,田小胖四下踅摸一番,还好,看来这座寺庙比较正规,外面没有卖烧烤的。

    有些寺庙,庙里香烛袅袅,庙门口就是一溜烧烤摊,孜然飘香,实在有点乌烟瘴气的感觉。

    而小丫他们几个小娃子,对这种摆摊的当然没有一点免疫力,早就在唐圆圆的带领下,跑上去蹲在那瞧稀奇。

    小白手脚不老实,抓过一个小玛尼轮,也学着摇晃起来,圆溜溜的贼眼还东张西望,不知道它的老祖宗成了斗战胜佛之后,是不是也是这般德性。

    “谁领来的野猴子,别把俺这宝贝转坏喽。”摊主自然是有点不放心。

    小白是能听出来好赖话的,嘴里不满地噢噢几声,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啪得一下拍在小贩手中:偶买了!

    摊主也有点傻眼:这年头,猴子都这么有钱了。

    不由得心生贪婪,伸出两根手指,在小白眼前晃了晃,示意再加一张才成。

    “不得无礼。”伴着一个浑厚的声音,却是一名戴着近视镜的中年僧人大步走来,竟然恭恭敬敬地向小猴子行了一礼。

    摊主指着寺庙吃饭,当然不敢得罪庙里的喇嘛,尤其是眼前这位,这位上师乃是丹珠寺的堪布,地位就相当于方丈,法号仓央尖措。只要人家一句话,他就别想在这片儿混了。

    于是连忙收起小心思,又找了小猴子五十块钱,恭恭敬敬地双手递回去。

    可是小白没接,而是凑到小丫和小囡囡他们跟前,拍拍打打的,然后指着摊位上那些零零散散的东西。

    “哇,小白哥你要绑俺们付钱是吧,俺爱死你啦!”小囡囡搂着小白的脖子,在它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拽着小丫,嘀嘀咕咕地商量买什么东西。

    就连伊万诺夫也俩眼放光,蹲在那挑选,很快就瞧花眼了。引得小白直翻白眼:大哥,你家里有矿啊,还跑偶这捡便宜。

    而那位仓央尖措大喇嘛就在旁边驻足观看,面带微笑,似乎蕴含着无尽的慈悲。田小胖想跟人家客气客气,可是又不知道怎么打招呼。看到一旁的阿尔斯楞合掌问询,也就跟着做就是。

    要不说人家大喇嘛有涵养呢,也向田小胖施礼。瞧得那摊主暗暗咋舌:要知道,对待信徒的问询或者叩拜,喇嘛绝对是坦然受之,不带有一点客气的,认为这些都是理所当然。

    他在这也摆摊有一段时间了,还第一次看到大喇嘛对人这么客气呢。难道是,这伙人有什么来头,瞧着也不像啊,一个个都土头土脑的?

    很快,小丫他们就选了几个亮晶晶的珠子,小娃子嘛——嗯,当然也包括唐圆圆在内。

    摊主也是习惯成自然:“这是传承下来的老天珠,每一颗都是宝贝——”

    说着说着才觉得不对劲,连忙嘿嘿两声:“不过,我这里都是塑料仿制品,五块钱一个算了,成本价。”

    田小胖也不在意这些,反正孩子们高兴就好,而且是打小白的土豪,他更乐不得的呢。小猴子是属漏勺的,根本存不住钱,有点钱不花出去难受。

    买完小纪念品,自然要进到寺庙里面观赏一番,反正除了阿尔斯楞之外,他们也都不信这个,当然谈不到朝拜,只能说游玩。

    出乎意料的,仓央尖措大喇嘛一直陪同,甚至每到一处,还驻足讲解一番传承来历,说得头头是道,舌灿莲花。而且人家是专业的,所以阿尔斯楞也只能靠边站,乖乖听着。

    最后就连庙里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喇嘛都暗暗称奇:这是哪来的大人物,堪布亲自陪同讲解?

    “哇,好大的经筒。”唐圆圆也不管寺庙里禁止大声喧哗,大叫一声。此刻,他们走到一处长长的走廊,旁边是一排排数不清的经筒,望去金光闪闪,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还刻有真言。

    唐圆圆第一个冲上去,使劲转动经筒。经筒是铜制的,竟然格外沉重,她转得也格外吃力。

    小丫和小囡囡他们上去帮忙,可惜个子又太矮,只能由大人抱着,才能够到,一个个伸着小巴掌,也跟着嘿呦嘿呦使劲。

    小猴子更是无法无天,直接窜到廊上,抱住经筒转圈,两个经筒间的缝隙,正好可以叫他通过。

    “小白哥,俺也要!”小囡囡瞧着眼馋。

    打住打住,小白你也赶紧下来——田小胖连忙阻拦,这可不是咱们家,一般的寺庙,规矩都比较多,你们这么闹,被人家撵出去咋整啊。

    “无妨无妨,天性使然,是为真我。过度约束,反倒失了本性。”出乎意料的是,那位仓央尖措大喇嘛却始终笑吟吟地,一点不嫌闹腾,也一点不恼。

    这一点,倒是说到田小胖心里去了,他在家的时候,大多时候也都是这种态度,近乎野蛮生长,无论是家里的人还是那些动物伙伴,尽可能地不要叫他们失去本性。

    其实,万法归宗,在某些方面,远古巫师也好,修行之人也好,追本溯源,往往十分接近。

    不过,寺庙毕竟还是讲规矩的地方,毕竟还有不少别的游客呢,于是,连忙离开经廊,前面却是一幅幅精美的壁画,内容多是一些传说和佛教故事,色彩绚丽,颇有古意,应该是几百年前传承下来的。

    仓央尖措依旧是滔滔不绝,讲解一些壁画的典故。田小胖他们就当是故事听了,倒也有去。

    他们从中也知晓了有关丹珠寺更多的历史,比如其中一幅壁画,绘制的就是第一世丹珠活佛,普救世人的故事。画面中,活佛宝相庄严,如菩萨临世,手持净瓶,正在为人祛病。

    丹珠寺之所以得名,就是因为这位丹珠活佛,据说,丹珠活佛佛法广大,当年,清廷初立,因战乱而引发一场大瘟疫,丹珠活佛施药救人,活人无数,可谓大功德。

    虽然不知传闻真假,但必定有所依据,田小胖等人也肃然起敬。

    “猴子,画里有猴子,跟小白哥好像呦。”小囡囡他们几个小娃子在另外一幅壁画前叫嚷起来,哎,到哪都不消停。

    经过仓央尖措的讲解,原来这幅壁画绘制的是在藏族总流传比较久远的故事,神猴化人。

    田小胖这才恍然大悟:小白在这里处处优待,原来根子在这呢,这样说来,咱们这么多人,最后反倒是沾了小猴子的光啊。

    摸摸小白的刺头,田小胖老怀大慰:俺这干儿子硬是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