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田园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礼物大派送

第二百九十五章 礼物大派送

笔趣阁 www.bqg.org,最快更新大田园最新章节!

    这一批游客,终于带着满满的不舍,离开了黑瞎子屯。相信,这次的旅游经历,会长久地存在他们的记忆深处,成为一段最美好的回忆。

    尤其是在这个特殊时期,这段难得的放松之旅,更令人倍觉珍惜和难忘。

    而黑瞎子屯,则又做好了迎接下一批游客的准备。正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黑瞎子屯的宗旨就是:每一名游客,都能满载而归。

    随着口碑地不断发酵,报名的游客越来越多,据旅行社那边反应,已经排了好几拨,都快到一个月之后了。

    田小胖也忙里偷闲,跟着老爹,一大早就起来种房前屋后的小园子,毕竟,农时不等人啊。

    几个小娃子起来之后,脸都没洗,也过来帮忙,起码点籽浇水啥的,还是可以胜任的。怎么也比小猴子强,小猴子点籽的时候,因为不识数,没少被田小胖埋汰。

    老爹负责刨坑,每种作物的深浅和株距都不一样,这个必须有经验才行。田小胖劲大,主要负责拎水,只见他提着俩大铁桶,还学着少林寺里面武僧的姿势,俩手平伸,滴水不漏。

    嘴里还嚷嚷:“闪开闪开,小心踩着!”

    这个当然不是吆喝小娃子,而是招呼那些公鸡母鸡,还有混在里面那几只花里胡哨的野鸡。

    小鸡平时是不许进园子的,不过在翻地刨坑的时候是个例外。因为翻土的时候,会从土里翻出一些小虫子,比如蝲蝲蛄、大截虫、还有虫蛹之类,对庄稼来说,这些是害虫。但是对小鸡来说,却是最鲜美的食物。

    甚至,房后大杨树上的喜鹊,也都加入到这场盛宴之中,跟着一起抢食。毕竟,自个刨食多费劲啊。

    就是那十几只大公鸡比较欺生,总喜欢欺负喜鹊。要是喳喳在这,肯定得骂鸡。

    这种情况,在种植大田的时候,也很常见。前面的四轮子拉着犁铧突突跑,翻起滚滚黑土,后边,一大群乌鸦喜鹊啥的,一跳一跳的,跟着找食儿,人和鸟相处得很是和谐。

    田小胖大步流星顺垄沟走,忽然兜里的电话响起来,连忙放下水桶,结果哗啦一下,水桶到了,灌了一垄沟水,惊得前边鸡飞狗跳的。

    接起来一听,电话里面传出来汤博士熟悉的声音:“亲爱的小胖,早上好,吃了吗?”

    哈哈,一句吃了吗,说的田小胖心情大好:这句话太经典了,以后要推广到全世界,什么鼓捣猫涅啥的,统统淘汰,见面就问吃了吗,这多亲切,还有人情味儿。

    聊了几句,就听电话那头传来老汤的笑声:“亲爱的小胖,俺老汤又要杀回来啦!”

    一问才知道,原来,老汤是代表米国一家制药公司,前来黑瞎子屯洽谈采购中草药的事项。用老汤的话来说,就是“当送财童子的”。

    田小胖眨巴眨巴小眼睛,想想这几天看新闻的时候,好像米国那边的口风忽然转变,两国也不再打口水仗。原来,幕后交易早就达成了,不用说,一方焦头烂额,一方手握治病良药,最后的结果,肯定不用田小胖操心就是。

    不过呢,送财童子虽好,但是这笔横财,黑瞎子屯早就透支了,所以田小胖也不怎么欢喜。唯一令他高兴的是,又能见到老汤那土星环发型了,还是很有喜感滴。

    随着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大田里面也陆陆续续开始播种,小麦种的最早,现在已经长出寸许长的麦芽。

    清明忙种麦,谷雨种大田,说的就是这个。还有一句农谚,叫“立夏到小满,种啥都不晚”,都在提醒农民,千万不要错过农时。

    现在黑瞎子合作社也有钱了,所以上了一些农机具,也大大地提升了耕种效率。等到了五一的时候,就剩下水稻还没插秧,西瓜苗还没有移栽,剩下的基本都下地了。

    今年在种植方面进行了比较大的调整,加种了水稻和小麦这两项主粮,同时,减少了一部分大豆和玉米的种植面积,转为谷子糜子高粱等杂粮,同时也扩大了土豆和西瓜的种植面积。

    等到秋收之后,黑瞎子屯所有食用粮,将会彻底实现自产自销,完全吃上自个种的绿色粮食和蔬菜。

    唯一希望的就是全球的病情能早点结束,不然的话,搞不好还会被置换一大部分,虽然换得多,可是真心没有自个种的东西,吃着放心和健康啊。

    在劳动节这一天,汤博士终于又一次踏上黑瞎子屯这片熟悉的土地。陪同他的中方代表,也是老熟人老搭档何教授。

    田小胖一瞧见这二位,就亲亲热热上去打招呼:“妥了,蹭饭二人组又到齐啦!”

    这也就是关系好,不然非叫人打一脑袋包。

    “亲爱的小胖,想死俺啦——”老汤先来一个热情地拥抱,口音又恢复成熟悉的大碴子味。田小胖觉得很亲切,看来,以后老外要找国人学中文的话,应该多输送一些东北银过去。到时候甭管黑人还是白人,一张嘴都这味儿,那才叫全球一体化涅。

    这时候正是傍晚,黑瞎子屯的不少村民,也聚拢在大榆树下面扯闲篇,还有一大群游客,瞧着这个顶着古怪发型的老外,操着一口流利的东北话,跟老乡们交流,也都瞧得一愣一愣的。

    老汤瞧谁都亲切,都能上去扯两句,而且,还有礼物派送。好家伙,来的两辆商务车,除了装人之外,剩下的地方,都是他带回来的礼物。

    “老汤啊,你给俺整个红色的领带,远瞧着就跟戴个红领巾似的。再说了,俺天天扎着领带去放猪,也不是那么回事啊?”包二懒嘴里默默丢丢的,收礼物还挑刺,就跟要饭的嫌馊是一个道理。

    包大明白看不下去了:“二懒啊,你要是嫌弃涅,就给俺家那头老母猪戴上。这叫老母猪扎领带,臭美臭美滴。”

    都太熟了,知道是开玩笑,老汤也根本就不介意,看到那些妇女,就塞化妆品,看到小娃子,就把玩具模型递过去,总之,都有礼物收。

    这下把小娃子们都乐坏了,直接排了长长的一队,挨个领礼物,根本就不知道啥叫客气。

    “小白啊,你都拿了俺三套变形金刚了。别以为你戴个帽子,换身衣服,俺就认不出来你!”老汤把小猴子从队伍里拽出来,小白还比比划划跟他掰扯呢,大意是:刚才那个是者行孙,最开始那个是行者孙,这回才是偶本尊——

    游客们也瞧得大乐,还有汤博士率领的代表团成员,也都在心里连连称赞:这一百万美金不白花啊!

    没错,这次老汤是受聘而来,出场费是百万美金,要不,出手能这么大方吗?

    当然了,还是双方关系处得好,当初老汤他们走的时候,带回去的礼物也不少啊。

    发完礼物,老汤也忙活得满头大汗,这才把代表团的其他成员介绍给大家。虽然是打着民间贸易的名头,但是实际是怎么回事,彼此都心知肚明,所以,制药公司那边,派来的除了高级技术人员之外,还有一位副总裁约翰森,可谓是相当重视。

    而中方呢,也有意将中医中药向世界推广,所以才会有何教授这样的重量级人物出场。

    介绍完毕,老汤抬手朝着大榆树上边一指,树枝上,一嘟噜一嘟噜的,全是嫩绿的榆钱儿。老汤咂咂嘴:“今天晚上,就尝尝榆钱饭好了。”

    “哈哈,还是那个吃货老汤!”村民大乐,感觉熟悉的老汤又回来了。

    嗖嗖嗖,小猴子直接爬上树,拿着个口袋就开始往里撸榆钱,很快就弄了半袋子下来,放到老汤脚下,然后伸出小爪子,掌心朝上。

    这是神马意思?同行的老外瞧得一愣。然后就看到老汤掏出一张绿票子,拍到猴爪上边。众老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要小费呢。

    出息!田小胖敲了一下猴头,然后把钞票抢回来塞给老汤,可不能惯着这个臭脾气,养成你们资本主义那一套咋整?

    老汤却哈哈大笑:“亲爱的小胖,这是劳务费,是应得的。这次我们来黑瞎子屯,收购价格已经谈妥了,没有你们黑瞎子屯啥事。但是,采药的人工费,我们会额外支付。初步定在每人每天一百美金,如果不同意的话,我们还可以再商量。”

    啥,一天一百美金!游客们也都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我们都不想走了,在这打工行不行?

    反正这钱也不是老汤出,田小胖也就欣然应允。这活估计得干俩月,算一算,对合作社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毕竟,这活儿老头老太太都能干啊。

    “好好好,谁说俺们老年人不值钱了,现在也能赚美元啦!”包二爷也乐得胡子直翘,他是真的很欣慰啊,放在以前,这种事情你也敢想,做梦都不敢这么做啊。

    “俺也算一个成不,虽然俺手脚还不那么利索,不过要半份工钱就成。”说话的包明禄,脑出血患者,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汤博士凑上去,拉着他走两步,跟正常人基本一样,于是哈哈大笑:“好啊,再加上道爷也算半份,正好你们老哥俩顶一个人。”

    这个就是明显的开玩笑了,主要是拿老道开涮。飘然老道哪肯罢休:“你个外国老杂毛,刚才没给俺带礼物,俺就瞅你来气呢,今天跟你没完!”

    “有有有,怎么会忘记道爷的礼物呢。”老汤也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一个十字架,递给老道,“这个据说是一位有名的牧师加持过的,专门能驱魔,希望道爷你能学贯东西。”

    老道则眼睛有点发直:原来,国外的同行也都搞这一套来骗人啊!